首页 > 专题专栏 > 家风建设

风雨一路 终迎春天

浏览次数:信息来源: 皖西日报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0:33

 

今年5月,家住金寨县天堂寨镇前畈村横岩居民组的黄晓春起了一个大早。在亲友和村干部的帮助下,抬着已经高位截瘫十四年的丈夫王克成,带着一双儿女,在礼花、鞭炮、锣鼓声中,幸福地搬进了政府为他们安置的新家——八塆居民新村。王克成“走”进宽敞明亮、装修一新的崭新楼房,回想十几年来,他因盖楼房而一失足高位截瘫,让妻儿备受凄苦,如今在党和政府脱贫攻坚的好政策下,终圆“楼房梦”,不禁紧紧抱住妻子,泪如泉涌。

2005年,刚过完年,王克成就背起行囊加入了南下打工的队伍,来到了上海某活动房工地,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辛苦劳作。那时,他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挣钱。上有需要赡养的父母,下有一双少不更事的儿女,家里勉强支起的两间楼房急等着要做简单的粉刷和装修,这所有的一切,没有钱能行吗?

然而命运却跟王克成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。农历七月十九,天刚蒙蒙亮他就出工去装货,就在最后一块彩钢板即将装上车时,他不觉一阵眩晕,一脚踩空,从四米多高的货车上重重地摔了下来,当时就不醒人事。妻子黄晓春赶到医院时,他依旧处于昏迷之中,但在迷迷糊糊之中却仍不时地念叨着妻子的名字。黄晓春除了哭还是哭,本来就胆小怕事的她,如今靠山倒下了,更不知该怎么办了。幸亏有王克成的大哥忙前忙后,帮着在上海几家大医院转诊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王克成终于醒来了。由于高处坠落,胸椎伤得过于严重,性命是保住了,可胸椎以下都失去了知觉,成了高位截瘫,医生宣判他后半生只能整日与床相守了。

从医院回来,黄晓春仿佛一下子衰老了许多,原来那又黑又密的披肩秀发变得稀疏了不说,还生出些许银丝,额头刻上了道道皱纹,变得面黄肌瘦。这些她并不在意,让她备感心痛的是,尽管她百般细心护理,丈夫王克成还是从110多斤的汉子瘦成只有60斤的“芦柴棒”了。然而,这只是噩梦的开始。

一个大雨滂沱的夏夜,家里那两间门窗都没有安装齐全的所谓“楼房”全泡在了水里。屋后面原是一片茂密的竹林,枯死的竹叶把屋后沿沟和下水管道全堵死了。

她家是远离村庄的单门独户,丈夫睡在床上连坐起来都是不可能的事,儿子只有三岁多一点,女儿才小学五年级。在这个狂风呼啸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,她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屋内厨房与房间的隔墙早已被雨水浸透,用洗脚盆接了一盆又一盆的雨水,地上仍然“水流成河”。窗外的雨,依旧没有要歇一歇的意思。万般无奈,黄晓春只好披着一件破塑料雨衣冲进黑夜,任凭风吹雨打,硬是用手一点一点地把堵在后沿沟里的竹叶、乱石掏出来。尽管手在雨水里浸泡麻木了,刨得鲜血淋淋,但她却全然不顾,只是一个劲地刨呀刨呀,直到刨开为止。然后她又摸黑爬上楼顶,冒着生命危险,把堵在下水管道口的竹叶清理干净。等她终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水路疏通好后回到屋内时,却看到女儿哭叫着说:“妈妈,弟弟快不行了。”她借着昏暗的灯光一看,儿子浑身湿透了,小脸发黑发紫,她用手一摸,孩子的额头烧得发烫,浑身抽搐。

王克成看到这一切,心如刀绞,现在他自己高位瘫痪,完全是一个废人,过着生不如死的苟且生活,如果儿子再有个三长两短,那这个家还有什么希望?就在黄晓春哭得天昏地暗的时候,王克成大声喝止了她的哭泣,说:“光哭有什么用?你把孩子放到我床头边,赶快去医疗室把甘医生请来救救孩子。”

一语惊醒梦中人。丈夫的一句话,一下子把黄晓春从“噩梦”中惊醒,她忙不迭地冒着倾盆大雨,摸黑来到了医疗室,把甘医生请到家帮孩子喂药打点滴,终于让儿子转危为安了。

自此以后,黄晓春每天早起晚睡,为了儿女,为了丈夫,她用柔弱的肩膀强力撑起这个家。天刚蒙蒙亮,她就起床把丈夫中午的饭菜准备好后,帮助丈夫完成洗漱,清理大小便,等一家人吃完早饭后,她把电饭煲的米洗好,水放好,炒好的菜放在蒸格上,再把碗、筷、饭勺、茶缸、热水瓶等,一一端到丈夫床头柜上。然后,她骑上摩托车把女儿送到学校,再背着儿子或到地里摘茶、种地,或下田薅秧、看水,或到工地做小工,或帮人家打扫厕所,清理垃圾。反正只要能挣钱,不管多少,她从不计较,都尽力地去挣。

就这样,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无论冬夏,不分寒暑,不离不弃,面对生活的艰辛,她聊以慰藉的是丈夫的病一直保持稳定,没有加重;丈夫非常体谅她的难处,经常跟她谈心,开导她,从来都没一句重话。有十四年来,她既当男人,又当女人;既当爹,又当妈。人情客往,四季农活,洗碗做饭,浆洗补缝,里里外外,她都是别无选择的一把手。

黄晓春的命运正如她的名字一样,在经历过无数个寒冬过后,终于迎来了破“晓”的春天。全面脱贫攻坚政策的号召下,黄晓春家被评为贫困户,各级领导扶贫干部多次来到她家,一次次送来了关怀和温暖,还把她照顾性地招聘到景区度假山庄做清洁工。在众多好心人和国家扶贫政策的帮助下,女儿大学顺利毕业,并且在泰州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儿子学习刻苦,今年参加高考。她的两间一直没有粉刷的早已成为危房的破旧小楼被扶贫*,政府帮助她在八湾新村建起了新楼房,终于实现了她们一家人的“楼房梦”,而黄晓春对高位截瘫丈夫不离不弃、真爱相守的人间大爱故事,也一直在天堂寨传为佳话。